繁體

首页 / 新闻中心 / 文化 / 文学园地

文化

又是槐花飘香时
发布时间:2020-05-09 来源:宁夏石嘴山发电公司 作者:刘泾战

1995年8月,从部队转业安置到被誉为“塞外北极村”的国家能源集团宁夏石嘴山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工作,每年的“五一”前后,最期待的就是看见槐花的一树雪白,闻见槐花的淡雅馨香。

槐花开放之季,也是春天将逝夏天来临的时候。此时已是暮春立夏,许多的花儿日渐颓败谢场了,而槐花呢,带着它独有的清雅与洁白,仿佛一幽清梦姗姗步入人们的视野。尤其是当槐花开放的那几日,一场小雨过后,抬眼望去,一树槐花,满目雪白,再顺手采摘一串置于鼻翼之下闻闻,顿时便会陶醉了。

对槐花情有独钟,可能是因了“槐香”与“怀乡”同音之故吧。作为“总把他乡当故乡”的游子,每当“槐香”之季,总会勾起那份对于故乡魂牵梦萦的眷恋与情感。因为,故乡有幼时地欢乐记忆,故乡有儿时地故事声,故乡有曾经地理想梦想,故乡有嘤嗡飞舞的蜜蜂,故乡还有日思夜想的老娘和永远挥之不去的挂牵……

小时候,西安老家门前有一棵大槐树,每年的“清明节”前后,当人们刚刚享受过香椿树嫩芽的美味后,槐花树上密密麻麻绿色的小蓓蕾,似乎总会在不经意间一夜开的满树雪白、繁花似锦。槐花开放的时候,勤劳的蜜蜂回来了,这些小精灵们“嘤嘤嗡嗡”忙碌地穿梭于绿枝繁花之间采蜜。记忆里,槐花盛开时,也是我们难得享受美味的时候。日月星辰,岁月流逝,这一晃,40多年过去了,当年采折时随手捋一把雪白的槐花塞进嘴里香甜的记忆,蜜蜂绕身“嘤嘤嗡嗡”的余音,尤在眼前耳际浮现闪现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前,普通百姓家餐桌上大多都美味馈乏,用槐花,母亲能为我们做出多种美食充饥和解馋。一种做法,是将适量洗干净的槐花和切碎的小香葱粒、一两个鸡蛋、几勺面粉一起放入盛器里,加入适量水顺时针搅拌均匀成面糊状,再一勺勺依次倒入擦过底油的平底锅里,摊出一张张薄薄地香葱槐花饼,这种饼,吃起来酥嫩爽滑、满口留香。还有种吃法,就是把槐花晒干了存放起来,冬天缺少新鲜蔬菜做“麻食”或“斜角面片”等面食时,与储藏的土豆、白菜、胡萝卜等一起搭配,做出来的面食不仅香味犹存,而且还别具一格。另外,槐花还可以与鸡蛋等食材一起烹炒煎炸,制作出一道道的美味菜肴。

每年五月的第二个星期日,是“母亲节”。母亲给予了我们生命,教会我们踏实做事和真诚做人的道理。

远离故乡千里之外,“槐香”的夜晚辗转难眠,记忆的闸门一旦打开,就如滚滚黄河之水奔腾不息,情感催促我天不亮爬起来,用文字注入对母亲的挚爱。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”岁月中的“怀乡”之情,不正如这盛开的槐花一样浓淡相宜、经久弥远么!年迈的母亲,祈愿您在故乡一切安好,健康长寿! 

责任编辑:高汀竹


上一篇:
下一篇: